当前栏目:新闻动态

抄检大观园之前,王夫人拿着绣春囊找凤姐,说绣春囊是她的。结果凤姐说“太太想的有理,我也不敢说我没有这样的东西”“那穗子都是市卖的,我纵轻薄,自然是好的,也不要它了”“主子里我是年轻媳妇,奴才里比我年轻的又有”。所以有些奇怪:1、绣春囊是大逆不道的东西,而凤姐虽然说这个不是自己的,却承认自己也有这样的东西;2、凤姐表示绣春囊不是自己的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自己嫌它质量不好,是市场上卖的大路货。3、凤姐表示类似的东西很多人可能都有,别的年轻的主子、奴才也有。既然这样,他们为却当天大的一件事去把大观园抄了?

其实,绣春囊这东西,并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,别对封建制度或是中国古代人对性的认识那么局限,其实出了阁嫁了人夫妻房内有这东西,并不算没了礼教。凤姐若有,承认了也不是什么大事,而此时王夫人那态度和心思,就是凤姐本来没那东西,也不好强说自己没有的,到不如说自己也有,反更近情理些,王夫人也更听的进去凤姐的解释。凤姐说那东西做工不好,这个可不是在找理由,以凤姐的身份,这样的东西本来就不可能是能拿来随便给人看到的,本就是极私密的,她就是有这东西,又怎么可能带一个大路货,做工粗糙的东西呢?

王熙凤有这东西,王夫人不会怪她,本就不算什么事,可凤姐若把这东西带进园子里不小心掉在哪个小姐房里了,不要说叫外人捡了,就是园子里的婆子们捡了以为是哪个小姐的,那可就真的了不得了!凤姐反映机敏,先承认自己有这东西。但这个关头,不是在证明自己没有,而是证明“这个”东西不是我的。我有类似东西,与这个东西属于我,是完全不同性质。凤姐没法排除王夫人所怀疑的其拥有绣春囊的可能性,也就很理智地绕开这一问题,直接回答自己有没有,而是回答最关键的问题:这个是不是我的。可见凤姐的思维十分清晰,能迅速抓住问题要点,反应极快。只要论证了这个不是自己的,那么自己有没有绣春囊的问题已经毫不重要了。

王夫人去找凤姐,并最后决定查抄,想来有如下原因:

1、邢夫人郑重其事的把这玩意送给王夫人,一是对王夫人管家的质疑,平时王夫人管家很得老太太的认可,现在姑娘们住的园子里大白天就有这个,说明什么呢?二是卖好,没有送到贾母那里,大家免祸。三是,看王夫人怎么处理。处理不好,当然不会善干罢休。(最后不是因为查出了司棋有弊,邢夫人才偃旗息鼓的)王夫人焉能不生气?所以大动干戈,查抄是严防也是为邢夫人等看。

2、藏奸掖盗,污了姑娘们的名声,以诗礼之家的贾府,贵族的名声就完全丢尽了,更何况,如果被御史(一类)风闻,肯定要被参,最后贾府不是因为贾珍引诱人家子弟赌博,被参了大罪吗?
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BB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